陈氏太极拳图说——陈鑫

时间:2017-07-21 15:5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陈鑫
无极象图:
成势
此第一势手足运转图。左手属阳内圈,左手与左足所运之圈。右手属阴外圈,右手与右足所运之圈。非更迭转实,一齐运动。左手略先、右手略后,左手在内、右手在外。机之动,阳先阴后。运之势,阳内阴外。此圆如万物阴阳交合之意,阴阳一端之用。

运动气机图(心为将军可传令,丹田是全体之气归宿处、如兵马屯处,清气上升左右两手,浊气经会阴下降左右两足)

孟子曰:志者气之帅、气者体之充。心如将军、气如兵。将军一出令,则士卒皆听命。清气上升行于手,浊气下降行于足,气皆行到指头乃止。气之上行、下行似两橛,其实一气贯通也。

手足缠丝劲图(从肩缠至手背,从手面缠至肩,从足趾缠至髋横骨、此是裆贵圆、最忌尖)

气机行于肱内,皆缠丝劲,言手而足在其中。
第一图是出劲,此形内劲由肩臂而行于指甲。胳膊劲由心发,行于肩、过肘至指,此是顺缠法。由骨至肌肤、由肩至指,出精也。
第二图是入劲,此形内劲由指肚而收于腋肩臂。由指至肩、倒缠法。所谓入精者,引之而来,使敌近于我也。
第三图两腿之劲皆由足趾领起,上缠过踝、过膝、至大腿根,两腿根间谓之裆,即会阴穴也。运动足后根,踏地渐至趾、通谷、大锺、外腓以及隐白、大敦、厉兑,实实在在踏于地上。
何谓金刚捣碓?金刚,神名。钢如精金百炼,坚而又坚,其手所持者,降魔杵也。捣碓者,如谷之在臼,以杵捣之。右手将捶如降魔杵,左手微屈如碓臼,既取其坚刚沉重,又取两手收在一处,以护其心,故名。
打拳以鼻为中界,左手管左半身,右手管右半身。各足随各手动之,心身不可使气,轻轻运动,以手领肘,以肘领臂,手中之气仅仅领起手与臂而已。不可过,过则失于硬。上体手如何运动下体亦随之,上下相随,中间自然皆随,此为一气贯通。上场立必端正,两手垂下,两足并齐,两膝微屈,裆劲要开要虚,裆开然后心气发动。先以左手领起左足,往前进半步,遂以右手领起右足,右手自下由左手外绕一圈上去,两手套住如转环转一圈,右手落在左手掌中,手与心齐,一齐停住。右手与右足皆虚虚笼住,左手与左足皆实实在在踏于地上,如土委地。百会穴领其全身,要使清气上升,浊气下降。清气如何上升,非平心静气不可。浊气必下降至足。一势既完,上体清气皆使归于丹田,盖心气一下,则全体之气无不俱下。太极拳自始至终,独此一势是正身法,端而肃,实而虚,柔而刚,上下四旁任人所感皆足以应之。此所以领袖群着而为之首。理实气空,圆转自如,浑浩流行,绝无滞机,每一势完,仍归到浑然一太极气象。绝无迹象可寻,端绪可指。外似停止,而内无间断,此太极之所以为太极也。
两大腿根要开,裆开不在大小,即一丝之微亦算得开。盖心意一开,裆即开矣。不会开裆者,腿虽岔三尺宽,不开仍然不开,是在学者细心参之。
打拳之道,不外一圈,圈有正有斜有左有右,有缓有急有阴有阳,有有形,有无形,皆因现在所运之势而循环不已。盖人得阴阳之气以生,是吾之身,即太极之身也。以无形之太极,宰有形之太极,人皆知之。至以有形之太极,行吾无形之太极,而反矫揉造作,不因其自然而然。何也?是徒知炼气,而不知自然行止也。又如人之目,昼则开,夜则合,一开一合,皆太极自然开合也。拳中一起一落,一阖一辟,何莫非从太极来乎?人但习而不察耳。
打拳何尝不用气,不用气则全体何由运动。但本其至大至刚之气,以直养无害焉已耳,世人不知,皆以为柔术。殊不知自用功以来,千锤百炼,刚而归之于柔,柔而造至于刚,刚柔无迹可见,但就其外而观之,有似乎柔,故以柔名之耳,而岂其然哉。且柔者对乎刚而言之耳。是艺也,不可谓之柔,亦不可谓之刚,第可名之为太极。太极者,刚柔兼至而浑于无迹之谓也。其为功也多,故其成也难。人但必有事焉,而勿正心,勿忘,勿助长也,则得矣。
自初势至末势,所图者皆有形之拳。惟自有形,造至于无形而心机入妙,终归于无心,而后可以言拳,可见拳在我心,我心中天机流动,活泼泼地触处皆拳,非世之以拳为拳者比也。此是终身不尽之艺,非知之艰,行之惟艰,所图之势,皆太极中自然之机。气也,理也。气非理无以载;理也,气也,理非气无以行。气不离乎理,理不离乎气。理与气,一而二,二而一者也。千变万化,错综无穷,故终身行之不能尽,学者勉之。
心为一身之主,肾为性命之原。必清心寡欲,培其根本之地,无使伤损,根本固而后枝叶荣,万事可作,斯为至要。
 
总论
纯阴无阳是软手,纯阳无阴是硬手。一阴九阳根头棍,二阴八阳是散手。三阴七阳犹觉硬,四阴六阳显好手。惟有五阴并五阳,阴阳无偏称妙手。妙手一着一太极,空空迹化归乌有。
每一势拳,往往数千言不能罄其妙。一经现身说法,甚觉容易。所难者工夫,所尤难者长久工夫。谚有曰:拳打万遍,神理自现。信然。

取象
金刚捣碓一势,阴阳合德,其胸中一团太和元气,充周四体,至柔至刚,实备乾健坤顺之德。当其静也,阴阳所存,无迹可寻。及其动也,看似至柔,其实至刚,看似至刚,其实至柔,刚柔皆具。是谓阴阳合德。故取诸乾坤。

金刚捣碓
其一,金刚捣碓敛精神(已伏寂然不动,浑然全体意),上下四旁寓屈伸。变化无方当未发(言开合、擒纵),浑然太极备无身。
其二,一生无事养太和,锦绣花团簇簇多(喻拳之机趣横生)。天上金刚携玉杵,善降人世大妖魔。
其三,不是金刚降魔杵,妖妖怪怪谁敢阻。大开大合归无迹,美大圣神方可许。
其四,外保君王内保身,全凭太极真精神。此中甘苦都阅遍,不愧当今绝妙人。
其五,先左后右不为奇,一动一静是围棋,围到山穷水尽处,突然一势判雄雌。
百会(在头顶)、隐白(在足大趾)、大敦(在足二趾)、厉兑(在足三趾)、窍阴(在足四趾)、至阴(在足小趾)、通骨大钟(皆在足后跟,八者皆穴名) 。
 
第二势:揽扎衣
成势:

1.周身一齐合住劲,且周身骨节各处与各处,自相呼应而合,如手与足是也。每一势自有宾主,如此势,右手与右足是主,左手与左足是宾。每着全在心胸,用心太过,失之拘束,不用心,失之懈怠,是在有心无心之间,一主以敬,方能得乎中道,运动咸宜。
2.顶劲上领,意思如上顶破天,不可用气太过。
3.眼看住前手中指,中指的也,故必视此,不可旁视,令散涣无着。人之一身运用全在一心,而传神全在于目,故必凝神注视。势右手为主,左手是宾,右手发端眼必视之。眼随右手而行,至右手停止,眼必注于右手中指甲,五指肚要用力,此前后手运毕归宿处,故必用力。此时运动,手似停止而其中运动之灵气实不停止,一停止则其气息矣,即与下一势隔开。此即天地阴阳运转不息,曾二气之在吾身独可息乎哉?惟不息,故气越运越实,至运到十分满足,则下势即发起。此即阳极阴生,阴极阳生之意。
4.项竖直,不可硬。
5.肩压下,不可上翻。
6.后肘外方内圆,肘尖与左肘微向前合住劲,不可相背,神情合方得。
7.腰为上下体枢纽转关处,不可软亦不可硬,折其中方得。
8.臀骨翻起,前裆合住,后臀自然翻起。
9.左腿弯不可软。
10.左足后跟踏实。
11.左足五趾用力踏实抓住地。不如此,则上体摇动。
12.裆要圆,圆则稳。
13.脚步相去一尺五六寸远,丁不丁,八不八,而要后足趾微向里合,与前大不同,如此立住方稳。
14.前足如八字撇,五趾踏地要实。
15.臁骨与后臁一齐合住。
15.右膝与左膝合住劲,前腿如撑,后腿如蹬。
16.自华盖至石门要虚,虚含住,不可令横气横于胸中。
17.胸间松开,胸一松全体舒畅,不可有心,亦不可无心。
18.左肘尖沉下,微往外翻二分,微弯起与后肘合住劲。
19.左手掌侧住。
20.前手从右肋先绕一圈,从鼻外运过,至九分展开而止。中间胳膊似直非直,似弯非弯,与后手一齐起一齐落,以中指为主,与后手一齐合住劲。

 
揽扎衣自发端至终止中间沿路运行内进图



1.周身一齐合住劲,且周身骨节各处与各处,自相呼应而合,如手与足是也。每一势自有宾主,如此势,右手与右足是主,左手与左足是宾。每着全在心胸,用心太过,失之拘束,不用心,失之懈怠,是在有心无心之间,一主以敬,方能得乎中道,运动咸宜。
2.顶劲上领,意思如上顶破天,不可用气太过。
3.眼看住前手中指,中指的也,故必视此,不可旁视,令散涣无着。人之一身运用全在一心,而传神全在于目,故必凝神注视。势右手为主,左手是宾,右手发端眼必视之。眼随右手而行,至右手停止,眼必注于右手中指甲,五指肚要用力,此前后手运毕归宿处,故必用力。此时运动,手似停止而其中运动之灵气实不停止,一停止则其气息矣,即与下一势隔开。此即天地阴阳运转不息,曾二气之在吾身独可息乎哉?惟不息,故气越运越实,至运到十分满足,则下势即发起。此即阳极阴生,阴极阳生之意。
4.项竖直,不可硬。
5.肩压下,不可上翻。
6.后肘外方内圆,肘尖与左肘微向前合住劲,不可相背,神情合方得。
7.腰为上下体枢纽转关处,不可软亦不可硬,折其中方得。
8.臀骨翻起,前裆合住,后臀自然翻起。
9.左腿弯不可软。
10.左足后跟踏实。
11.左足五趾用力踏实抓住地。不如此,则上体摇动。
12.裆要圆,圆则稳。
13.脚步相去一尺五六寸远,丁不丁,八不八,而要后足趾微向里合,与前大不同,如此立住方稳。
14.前足如八字撇,五趾踏地要实。
15.臁骨与后臁一齐合住。
15.右膝与左膝合住劲,前腿如撑,后腿如蹬。
16.自华盖至石门要虚,虚含住,不可令横气横于胸中。
17.胸间松开,胸一松全体舒畅,不可有心,亦不可无心。
18.左肘尖沉下,微往外翻二分,微弯起与后肘合住劲。
19.左手掌侧住。
20.前手从右肋先绕一圈,从鼻外运过,至九分展开而止。中间胳膊似直非直,似弯非弯,与后手一齐起一齐落,以中指为主,与后手一齐合住劲。

此图以面向北论。左手在西,右手初运,手亦随之。先转一小圈,然后自下而上转一大圈。涉下至左肋,叉住腰。凡人自幼用右手居多,用左手少,故左手较右手稍笨。打拳凡于左手,虽不当令,亦宜格外留神,必使左右手一齐运动,转圈,气力方能匀停。中间似弯,如新月形,用螺丝劲缠于骨之外、肌肤之间,右手与右足运法同,右手、右足、左手三处运动,独左足不动。
肩沉下,肘尖后往前合。手背朝上,四指在肋前,大指在肋后。
面向北论
此右手已成之势内劲图。右手以中指为主,五指相依,勿令散开。肘尖向南,肘弯向北,胳膊微弯三四分。内劲似停不停,中指领左右四指,往则合住劲,近与右肩为呼应,远与左手为呼应。


右足随住右手运动,右足趾亦先画一小圈。
何谓揽擦衣?揽者如手揽物,擦者如手挨着,衣者上衣,形如以左手揽物,挨着衣服。言左手叉住腰,肘微向前合。大指与后四指叉开,手从上腕斜下,其意似往下按,手掌向后叉住腰。左手属阳,肘屈似阴,是谓阴中藏阳。右手从上腕自上往右、向下而左绕一圈,再往上,然后向右徐徐而发,越慢越好,高不过鼻,低不过肩,手走到九分而止。内劲不前不后,由中而行。后则擘,前则合,皆不得中。劲以中指为主,中指劲到,余指劲皆到。皆由心中发起,越乳过腋,入肩膊内骨中,由骨髓充肌肤,徐徐运行。迨其劲行到指头肚,然后手与手合,肘与肘合,肩与肩合,膝与膝合,足与足合。说合则两半个身上下一齐合住。当中裆劲开开,又要合住,是合劲寓於开劲之中,非开是开、合是合,开与合看成两股劲。右手动,右足绕一圈,随着右手一齐运动,一齐行止。右手将停,右足踵先落地,由腓及五足趾依次落地,放成八字势。以两足论,右足在前是主,是宾中之主;左足在后是宾,是主中之宾,以右足是左足留守不动故也。右脚虚,左脚实,是为前虚后实。以一足论,亦是前虚后实。脚趾、脚掌要抠住地,涌泉要虚,不虚则趾不著地,用不上力,是为前后实,中间虚。腿劲由足大拇趾上行,外踝向里缠,斜行而上,过三里越膝逾血海至大腿根。左腿内劲缠法亦然,两腿劲同往上缠绕至会阴(穴名)两阴卵中间中弦而止。盖两劲对头是其结穴,此处是腿劲归宿。腰劲稍往下降,降至此腿根,撑开裆,劲自圆。腰中要虚,一虚则上下皆灵。
胳膊大腿皆用螺丝缠劲,断不可直来直去,一直则无缠绵曲折之意。无缠绵意,不惟屈伸无势,即与人交手亦不能随机应变,妙于转旋。转关不灵,在我先觉输人一筹,何以制胜?即令硬气可以胜人,人自心中不服。


此图上已图之,言之最详,但学者不用功则已,一用功,心即忘之。故不惮再图,烦言以晓之,欲令其默识(去声记也)心通,念念不忘也。由肩外缠至中指甲,是进行劲。由中指过手背外往里缠,通行至肩,是引劲,由远而引之于近。初发用进行劲,里收用退行劲。下体劲自足趾至腿根,进行退行皆由足。上行与胳膊异者,是自己用功,确不可移。如此,至于与敌交手,敌来侵我,先引后进,亦是确不可移。须记,右手运到九分时方停,神气更贯十分满足,此处最难形容。由起至止,须慢慢运行。能慢尽管慢,慢到十分功夫,即能灵得十分。惟能灵到十分火候,斯敌人跟不上我,反以我术为奇异,是以人之恒情也。殊不知,是先难之功之效也。又全体先斜后正,外斜内正。斜者,其形正者,其精以心中之中气运乎四肢之中,是人所不见、己我独知之地,须时时神而会之,久而自明。手足用动,要束而不散,束则神聚而凝,散则神涣而惰。总之,官骸皆听命于心,心一敬谨,手足自然如法而行。肩要压下,肘要沉下,右手领住左手,岔住腰,胳膊屈住,是乃此着最要形势。眼神随右手运,如此着,右手当令,眼神只随住右手,右手运到地位,眼神即注在右指甲上,此中指即眼视之标准。肩膊头骨缝要开,始则不开,不可使之强开。功夫未到,自开时心说已开,究竟未开,必攻苦日久,自然能开,方算得开。此处一开,则全胳膊之往来屈伸如风吹杨柳,天机动荡,活泼泼地毫无滞机,皆系于此。此肱之枢纽灵动所关,不可不知。右手与肩平,不可太低,亦不可太高,低则中气运之难,恐运不到,高则揭膀胳膊无力,总以得中为贵。顶精领起来(顶精,心之中气领如提起)。顶精何在?在百会穴,其意些须领住(领是领其全体精神,令其不偏不倚)就算,不可太过,过则下绷上悬,立不稳当。此是一身关键,中气之所通者,不可不知。中气上通百会,下通二十椎。此处一通,则上下皆通,全体之气脉胥通,自无倒倾之弊。脑后二股筋是佐中气之物,二筋之间其无筋处,乃中气上下流通之路。下行脊骨之中,至二十一椎止,即前后任督二脉,亦皆是辅吾之中气。中气最难名,即中气所行之路处,亦最难名。无形无声,非用功夫久不能知也。所以不偏不倚,非形迹之谓,乃神自然得中之谓也。即四肢中所运之中气,亦即此中气之旁流,非另有一中气。此处不偏,而后四肢之中气皆不偏。虽四体形迹呈多偏势,而中气之流于肢体中者,自是不偏。此意第可神而明之。项要端正竖起,如中流砥柱,不前不后,不左不右,不至倒塌,方得此势。右手运行,以右为主,为其向右应敌也。右手属阴,其运行者阴中之阳。而其所以运之者,有宰之者也。左手拳曲,左足不动,转于右手,为宾,而其实为宾中之主,为其留守全体之根基也。左手属阳,其运行之势似阳中之阴,而其所以为阳中之阴者,有主之者也。以理论之,阴阳互为其根,不可分为两橛。即以右肱论之,右半身皆属阴,其内劲由肩外缠至于指甲,由指甲外往里缠,阴阳似属两劲,其实一时并起并落,足见阴阳互根之妙。何以见之?如对敌时敌以手来,我以手引,即引即打,非既引之后而后击之于此,足证阴阳互为其根之实。
拳之一道,进退不已,神气贯串,绝不间断。尝见人之耍拳,上着未完,即欲停止。一停止,其气断,其神散矣。即不然,此着未完,即欲打彼着,及打彼着,仍然未完,而更欲打下着之下一着,如此躁心,何能细心揣摩,而知其内劲之起落、精神之充足乎。欲速者,恒犯此病,故终无成功。打拳不惟着中情理,当潜心默会。即上着之终,下着之始,其接骨斗笋处是为过脉,于过脉处当思如何血脉贯通,不令间断。盖上着之终,必待神气十分满足而后方结得住。当结上着时,上势已足,余神流于界外,是下着之机已动于上着之末,而后下着接住上着而起,是为构。构者,下着之笋与上着之笋相接而合者也。非但合之以势,宜先合之以神,神气与上着无间,方为善于起始。所谓得势争来脉,来脉得势以下,势如破竹,无不得势。此是最关紧处。以上所言,往往重三叠四、絮语不休者,恐人未详其故,故如此。

特标左手倒转
左手运行转圈,如揽擦衣、搂膝拗步、初收、再收、披身捶、肘底看拳、指裆捶、下步跨虎,皆是倒转圈法。然初收、再收与肘底看拳,左手近上,转圈稍易;揽擦衣左手居中,与鸠尾平在左肋中间,其转圈颇难;指裆捶转圈甚微;下步跨虎左手转圈,与揽擦衣同。以上所言皆用缠丝精行之,且是倒转圈,故难犹是手也;右手倒转甚易,故于左手倒时标之。至于左手右转,自觉容易,不必再赘,细玩前散画图自明。

取象
如揽擦衣一势,阳左阴右,阳屈阴伸,有内阳而外阴,内健而外顺意,故取诸泰,此右手之象。至于左手,先画一小圈,然后左手自上而下、而左,上行而右、而下至腰盘,屈如圈,外方内圆,手岔住腰,有潜龙无用之象。据左手本位成象论之,是个静象。静极必动,自然之理。故左手已伏七日来复之机,右足随右手运行,左足不动,以固根本。
四言俚语
一阴一阳,法象昭章。屈者为阴,伸者为阳。阴阳互用,天道所藏。动静无偏,乃尔之强。
七言俚语
世人不识揽擦衣,左屈右伸抖虎威。伸中寓屈何人晓,屈内寓伸识者稀。裆中分峙如剑阁(取其圆意),头上中峰似璇玑(喻中气也)。千变万化由我运,下体两足定根基。

第三势:单鞭
成势

1.顶劲领起。
2.眼神注视左手中指。
3.项竖起。
4.左手呼与右手合。
5.左肘内似初月,似张弓,微弯。
6.左手节不可软。
7.左手指肚用力。掌前外臁使力,掌后与大指使力。
8.右手应与左手合。
9.右前肩后肩塌下,不可架起来。
10.右手节不可软。
11.右指皆捏住,聚到一处,前手展,后手指束,此后手也。
12.胸膈横气卸到脚底。既不能,亦当卸至丹田。
13.右臂与肘中间似初月形。
14.臀骨微翻起来,前小肚合住裆,则环跳自然起。
15.左前膝撑横,前膝露出五六分。
16.左足五趾要用力抓地,大拇趾尤得用力。左脚较右脚微虚。后踵先着地,渐次向前至左趾头止。
17.裆虚而圆,皆向里合,自然照应。
18.两大股由外边往里包合。
19.右膝露出二三分,不可软,也要撑住。
20.右足向北,微向西北钩些。洼住涌泉。大踵用力踏住地方稳当,右足要实,是谓前虚后实。
项劲中气是股正气,心中意思领起,即行到头顶上,中气自然领起来。非有物以提之,是意思如此。
打拳,心是主,脊骨是左右身之关键,腰是上下体之关键。腰以上气往上行,腰以下气往下行,似上下两夺之势,其实一气贯通并行不悖。以左手领左足,以右手领右足,上面手如何运,下体足如何运。起则并起,落则同落,上下相随,自然合拍。
耍手全在手掌,手指领起周身运动,足随手尤其紧要。中气必由胳膊中徐徐运行,不可慌张忽略,顺其当然之。则运其自然,勿令偏倚,而以心气行于两肱之中,是为中气。左手背一二分向北,右手背四五分向北,中气行到指,十分满足,一齐合住。

平素打拳,不必拘定方面,而画一定之准。北斗在北方,司天造化,宜以向北为主,故图画皆以面向北为准。右东、左西、面北、背南,以定方向。
耍手全在手掌,手指领起周身运动,足随手尤其紧要。中气必由胳膊中徐徐运行,不可慌张忽略,顺其当然之。则运其自然,勿令偏倚,而以心气行于两肱之中,是为中气。左手背一二分向北,右手背四五分向北,中气行到指,十分满足,一齐合住。


左手指展开,指并住,舒肱。左手转一圈,以下西行,舒肱。

左手离腰上行。
此是未运行手,先转一小圈,与右手合住。
左手离腰上行
此是胳膊劲手,转够一圈,背微向前。
此图就上图面向北,图之以右手为主,此为左右相合,是上势之下,下势之上,两势间过脉。


左手展,左手止,左手起。
此左手运行图,左肱以肱弯与右肱相合。
中间胸腹自天突穴至脐下、阴交、气海、石门、关元,如磬折,如鞠躬形,是谓含住胸,是为合住,劲要虚。
右肱反背,势与左手相合。圈内线即右手发端。右手发端先转一小圈,右手束。
此图仍以面向北图之,故左右与上同。


足缠丝劲图
大股自足缠至大股根,其劲由外往里缠。缠到腿根。两腿劲对头瓤住,不用硬气,两膝向里一合,足五趾皆向里合,腿上下自然合住,裆口自圆。
足之动作法
左足自先至右足边点住趾,然后再往西迈开,两足相去尺五六寸。
足后根拧法
如单鞭,左足先收到右足边,足趾点地,再往西发行,不必再赘。至于右足,揽擦衣足五趾本向东北踏地,至左足向西开步,落时足趾向西北,将落未落时,右足不离地,足趾向东北者,足踵依地一拧微向北、西北、西者,偏于北方之西,故云。右足趾与左足趾一齐落下,踏住地。左足亦是踵先着地,渐次至趾,与右足合住劲,方不散涣。
问:何谓单鞭?曰:两手不在胸之前后,而在胁之左右。左右肱展开,其势似单弱,其势如鞭之毒;两肱展开又如一条鞭,故名。此势以左手为主,左手上行与脐平,外往里转一小圈;右手从后往前亦转一小圈,左右一齐合住,神气呼应如两人照脸说话。然后左手从合处领起,左半身自下而上转向西,渐渐西行至八九分时方止。当手未展手未停时,眼神随住左手。至左手停时,眼神注于左手中指,不邪视。至于中气缠法与揽擦衣,右手右肱同裆合之时,左脚在左者先收到右脚边,脚趾点住地,预为下脚运行设势。及运动时,左脚随住左手一齐西运。上面左手将停,左足踵先着地,循序渐进,运到左足大趾,与左手一齐停止(形似停而神不停)。此左半身上下相随,左足伸展,各因其人之大小,约不过二尺以内。至于右手合时,右手先转一圈,左手起发向西运行,右手腕在后,右手从后向前再转(转上声)一圈,胳膊徐徐作反背势。与左手顺势展开不同。右手不惟胳膊劲反背且微向东行,手背又得往前合,右手东行,左手西行,似有两分之势,其实寓两合之神。右手所以反背者,为下着伏脉也。至于右手五指束住不展开者,恐人在后突然捋住指头,背折其节,眼在前视,不顾照后,束之以防其患。胳膊缠劲,由后前缠到右指头止,右脚虽不动,视右手运行以为拧转在前,足趾向东北者。今则右手一动,右足踵着地,拧转趾向北西落住(言北西者,偏北者多,偏西者少),此右半身上下相随,为人说法,不得不条分缕析,而要不得视为五分四裂说,合则周身一齐扣合住方佳。至于周身骨节如左右肘、左右肩、上下各处,名目相同者各自一切照脸合住,不必再言。不明者,视图自喻后,仿此身法,总归端正,不可偏倚。骨节松开,胳膊如在肩上挂着一般。运动似柔而实刚,精神内藏而不露,此为上乘。
拳家以躬行为主,但先难而已,不可预期后获。妄念横胸,拳艺不能长进。至成时敌人怎来怎应,不待思想,自然有法。未交手时,谁知敌人从何而来,谁知敌人击我何处!但依着何处,即以何处(此是本地风光,最难最难)引而击之,时措咸宜,莫名其妙,真不思而得,不免而中也。然而未成者,不能也。问要到何时算成?曰:此中层级终身阅不尽,但以目前粗疏者言之,大成则九年,小成则七年。至于精妙,亦终身不尽之学。学者或学一二年,或学三四年,浅尝辄止,终是门外汉,旨味未之尝耳。存先获心者,吾知无所问津,盖不能循序渐进不已,亦犹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。学贵有恒,躬行为难。

单鞭七言俚语
单鞭一势最为雄,一字长蛇互西东。击首尾动精神贯,击尾首动脉络通。当中一击首尾动,上下四旁扣如弓。若问此中真消息(即线索),须寻脊背骨节中。

长短句俚语
盖世无双一条鞭,打进不忙。敌因我左手在腰肘且屈,乘其不防,来侵西疆,窃逞其刚强。岂知我弓弦一卸,屈而必张,打得他无处躲藏,反受灾殃。非是别有奇方,但凭得周身空灵,一缕中气随势扬,那怕他(是我养有素),求胜反败不自量(言敌人来击),洋洋洒洒当地见短长。此所谓阴中藏阳(肘屈为阴,肱伸为阳)。

单鞭取象
打拳,心中一物无所着,则最明。胸中包含一切,外面空空如也。内文明,外顺柔,有离中虚象。气归丹田,理实气空,上虚下实,有坎中满象。四肢舒开,中气行得十分满足,气势盛足,有泰极象。气足难于转移,变化不易,有否之象。然以成手处之不虑,此大人处否而亨,二爻变而为坎,中气存于中也;五爻变而为离,虚灵含于内也。以虚灵之心养刚中之气,虽否何害!此所谓素患难行乎患难,不贪打人,物来顺应,故有休否之象。具此四德,拳术尽矣。
揽擦衣、单鞭,两仪也。两仪交则四象生矣。自太极生此两仪,以下生生不穷,万象森列莫可形状,全在用功者身体力行,细心揣摩,日久自知。拳名太极,岂虚语哉!实天机自然之运行,阴阳自然之开合也。一丝不假强为。强为者,皆非太极自然之理,不得名为太极拳。

第四势:金刚捣碓147
在此则为第二个金刚捣碓,在拳次序则为第四势。

正身法
拳中独此势与单鞭、搂膝拗步、野马分鬃、卷倒肱、上步七星捶,皆是东西南北正身法。
七言绝俚语
第二金刚面向西,周身辗转(展者转之半)手足齐。虚实分明君须记,莫教纷纷乱马蹄。
左虚右实,为白鹅亮翅设势。此中意趣,莫割断神气,神气不断,血脉自然流通。
第一势金刚捣碓面向北,此金刚捣碓面向西。如何面向北者转成面向西?如上势单鞭,左手在西右手在东,待中气十分行足时,似停不停,左手领住,意似向上,右手亦领住,意似向下,中间两肩往下一松。两肩松时,左脚趾向北。上势足趾向正北,本势足趾向正西,因图画不易,故专言之,阅者宜知,又当谅之。左右足本非八字形势,今则脚趾微起,脚后跟依地不离本位,往西一拧大踵,使左足趾转过来向西。待左足由外收到里边,即时左手向下由外往里转一圈,落到胸前,手抠住如碓臼,手腕朝上,以待右手。当左足后跟拧(拧抠也,搏转也,如船捩舵)时,左手初起向里,右手即一齐发动向下、向身右边过,由下而上捋住捶下,落到左手腕中劳宫处。左足趾扭向西时,面与身转向西矣,故面向北者转成面向西。何以再打一金刚捣碓?人穷反本,如第一势金刚捣碓,太极之原象也。势既穷于单鞭,故仍归原势,以便下势变化形体之运动发生,故再以金刚捣碓继之。

七言俚语
前已立过金刚式,今复重行得勿同。
彼则脸面端向北,此则后脊转向东。
上接单鞭非无故(穷则反本,又是上势下势之过脉着),下开白鹅格外雄。
能会此身转移法,神机变化在其中。

第五势:白鹅亮翅149
成势:
1.顶劲领起来。
2.眼神看住右手,与之同行不可旁视。
3.此势以右手为住。先以右手领起,右足向右边(即北方)绕一大圈。右足向右开步,不过尺四五寸。
4.右肘沉下
5.左手随住右手领起,左脚亦绕一大圈。左足随右足至右足边(与右足去三寸),足点住地(言左足五趾点住地)。是虚步,为下势伏脉。二手相去尺一二寸。
6.胸间劲亦若随住右手与左手,先从右向下而左、而上,至右绕一大圈。
7.左肘沉下,腰劲持住
8.右膝屈三四寸
9.左膝屈三四寸
10.右足至右边踏住地,当足未着地时,足随手绕一圈。
11.左足此未成着时,中道方运行,形势渐运渐行至右足边,与右足相去或二三寸、或三四寸,右足五趾点住地。
此成势也。《白鹅亮翅》是《搂膝》上半势,《搂膝》是下半势,两势合之方成一势。

此引劲也
左手随右手起止。右手起,左手亦起;右手绕圈,左手亦圈绕。右手停,左手亦停,如夫唱妇随意。
右手从右乳前,去乳七八寸远,向下、向左上行,由左向右,视右足所开步之大小以为起止。上下一齐运行,故彼此相顾。
中间一画,阴阳二气合一,即中气也。亦是自右发端,向下而左、而上、而右,至右劲对头方止。其劲视右手之起止以为起止,此即太和元气周流无间。观此图,内劲运行自可默会其意。

足运行图
《白鹅亮翅》 以右手为主,左手为宾,足亦然。左足随左手右运,右足向右立,定住脚步,然后左足绕向右,运行手能并运,足不能并行,并行则仆。足指点地,虚立。
开步向右去,随住右手劲,一齐向右运动。右足指平踏,向西北方止。
如以打人论
如敌人制我右肘,即以右肘向左引之,回而击之。
制我左手,左手在左,即以左手向右引而击之。
制我左右手,即以左右手向右引之此势,但形引劲,未说到击人处。
此与下一势界限分处,此势以引足为止。
学者多性躁,未下工夫先好打人,不知侵到何处,即以何处引击,不拘定格,聊举一、二以示之。不轻言,恐起学者躁心,不下工夫!故不轻言。前图宜用意默会,切勿淡漠视之耳。
何谓《白鹅亮翅》?如白鹅之鸟舒展羽翼,象形也。以右手领住左手,先下降至左胁前,去胁七八寸许,先绕一圈毕,再以左手领住右手,斜势由下逆行而上,向右边去,只绕大半个圈,如鹅展翅之形,似停不停;右足向右行,亦绕大半个圈,开步约一尺有余。右足趾向北,平实踏地。151页
左足随右足,行到右足边,脚指点立于地。亦伏下势开步之易
左足虚、右足实,中间胸向北西,胸中内劲如太和元气旋转。
先自右→向下→向左→逆行而上,从左而右转够一圈。与手足一齐停止
右手过首(在右距右耳尺许)。左手随右手运行至鼻前,左手斜朝上(去脸七八寸许),左手与右手相去一尺余。眼看住两中指。
顶领、项直、沉肘、压肩、胸含住、屈膝、开裆、左足虚(倒立)、右足平踏地。
此势虽名为一势,实半势。
为其钝是【引进落空】意。且尽是开意,无合意。
必与下势合成一势,大局方得停住。
取象
此势有『比』之意…
左手随右手运行,胸亦随右手转圈。『比』之自内柔顺中正。
左足随右足运行,合观之,有「外比之象」,有「显比之吉」。
此势以左随右,上下皆然。
但【引而不击】,得下卦『坤』之柔;上卦『坎』之刚中意,故取诸『比』。
上下相随,刚来而下,柔动而说随。
故又取诸『随』,君子以向晦入宴息,但【引而不击】可也!

七言俚语
闲来无事看白鹅,右翅舒展又一波。
两手引来捼峰势,奚殊秋水出太阿!
其二
元气何从识太和,右辗(辗者转之半)两手弄秋螺。
北方引进神机足,亮翅由来有白鹅(人之涵养元气如鹅,伏而不动以养精神)。 
前题五言绝
不是蛾眉月,摩来肖逼真(两肘弯屈,胸如鞠躬)。
弓弯何不发?一发倍精神
陈鑫《陈氏太极拳图说》太极拳势卷一之第五势“白鹅亮翅”云:“此势虽名为一势,实半势。为其钝,是引进入空(去声),意且尽,是开意,无合意。必与下势合成一势,大局方得停住”。在陈鑫看来,白鹅亮翅,原本只是不完整的拳势。另外,他绘制的白鹅亮翅的图式,又只是白鹅亮翅里的过度动作,属于“未成着”时的状态。他在左足的动作要求中,图注曰:“左足此未成着时,中道方运行,形势渐运渐行,至右足边,与右足相去或二三寸、或三四寸,右足五趾点住地,成此势也”、“白鹅亮翅是搂膝上半势,搂膝是下半势,两势合之,方成一势”。二水按:“右足五趾点住地”,疑作“左足五趾点住地”。在右手、左手图注的动作要领曰:“此势以右手为住。先以右手领起右足,向右边(即北方)绕以大圈,右足向右开步,不过尺四五寸”。“左手随住,右手领起左脚,亦绕一大圈,左足随右足至右足边,与右足去三四寸,点住地(言左足五趾点住地),是虚步,为下势伏脉。两手相去尺一二寸”。二水按:“右手领起左脚,亦绕一大圈”,疑作“左手领起左脚,亦绕一大圈”。陈鑫在描述这一势的动作要领时,“住”与“随住”,侧重于左右手的前后起止。为此,他有进一步的文字解释曰:“左手随右手起止,右手起左手亦起,右手绕圈,左手亦绕圈,右手停,左手亦停。如夫唱妇随”。两足的“开步”、“随步”,侧重的是左右足的主、宾。手足之间,侧重于“领落”。他在“足运行图”下,注解云:“白鹅亮翅以右手为主,左手为宾。足亦然。左足随左手右运,右足向右立定住脚步,然后,左足绕向右运行。手能并运,足不能并行。并行则仆”。
陈鑫反反复复强调,白鹅亮翅,虽名为一势,实半势。而图式中的手足姿势,也只是过度动作。定势时,两足的姿态,应该是“右足指平踏,向西北方至”、左足“足指点地虚立”。陈鑫之所以绘制未曾定势的白鹅亮翅图式,或许只是便于说明,两手前后有节拍的并运时,两足在两手领落下的开步、随步并绕圈这一过度动作的要领。
而杜元化在《太极拳正宗》一书中,不明就里,也不管陈鑫的白鹅亮翅的图式,是不是“成着”,只是依样画葫芦。不但沿袭陈鑫“白鹅亮翅”之招数名称,而且他绘制的白鹅亮翅图式,与陈鑫的白鹅亮翅过度动作,无论是图式的视角、动作的过程、身形手足的形态,全然相同。两图唯一的差别只是,杜元化在陈鑫的白鹅亮翅的图式的人头上,加了个假发套。
这种极其蹈袭之能,肆意篡改前辈文辞,在前辈著作头上,戴上“假发套”,自玄其技,沽名钓誉的行径,套用严翰秀《杜元化<太极拳正宗>在太极拳历史上的地位》一文中赞词,“杜元化获得如此成就,在中国太极拳历史上是少见的。”
势名考释:
此势是象形的。取名重在“亮翅”二字,使人一见此名,便可领悟它是讲手部的开,而不是合,与腿无关。陈氏老谱所载命名为“白鹅亮翅”。白鹅亮翅一名,老谱释为“鹅”性凶狠,又有温善之态,故名。
 
各式太极拳均为白鹤亮翅,我依老谱所载。
 
要领:此势在陈氏太极拳一路中共有3个。势名虽同,而练法、作用不同。
此势共3个动作。眼法以右前方为主。身法左、右两转。步法从金刚捣碓末动作的小正马步变左侧马步,经外八字步成左前虚步。手法包括左转掤拿,右采左按等法。
 
歌诀:
鹅性凶狠面文静,左手下按步含攻。
退步右采拴身靠,眼光四射顾盼定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